<sub id="9rhnt"></sub><sub id="9rhnt"></sub><form id="9rhnt"><form id="9rhnt"><nobr id="9rhnt"></nobr></form></form>

                    <sub id="9rhnt"></sub>

                    <form id="9rhnt"></form>

                    <form id="9rhnt"><listing id="9rhnt"></listing></form>

                      您的位置首頁  產經信息  汽車

                      老師辦公室狂肉校花,全班的公共小性奴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8-06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柳若青將手里的東西放置桌上對著花兒說道:「胡嬤嬤!?」
                      u=2703764863,1884026176&fm=26&gp=0.jpg
                      差點忘記還有這人了,這位老嬤嬤出乎意料的沒有來找她始終規規矩矩的做著自己分內之事,要不是她今夜過來柳若青都要忘了她的事情。
                       
                      「請她進來吧。」
                       
                      胡嬤嬤走了進來朝她福了一禮說道:「小姐。」
                       
                      「嬤嬤請罷,不知嬤嬤找我何事?」柳若請說完后拿起桌上的一顆桂花糖放進嘴里。
                       
                      「聽說小姐要去衛家。」
                       
                      「是,嬤嬤有什幺事嗎?」她看見了胡嬤嬤眼底的憂慮。
                       
                      「老奴請小姐一定要小心。」胡嬤嬤垂著頭說道:「那地方能少呆一天就少呆一天,千萬不要住太久。」
                       
                      「嬤嬤何出此言?」柳若青皺著眉頭問道。
                       
                      老師辦公室狂肉校花,全班的公共小性奴
                       
                      胡嬤嬤深深吸了口氣,咬著牙說道:「他們衛家根本是惡魔。」
                       
                      惡魔!?
                       
                      柳若青聽聞雙目頓時一沉。
                       
                      「胡嬤嬤,既然妳跟我母親那幺久了,我想問妳幾件事情。」
                       
                      「請說。」
                       
                      「有一件事情困擾了我許久,就是娘和前謝夫人的關係,還有為何她們會在同一年相繼過世。」
                       
                      胡嬤嬤瞪大雙眼,接著苦笑一聲嘆道:「小姐會這幺問定是發現了什幺對吧?看來夫人留下老奴的目的也達到了……。」
                       
                      「胡嬤嬤,請告訴我實情,不瞞妳說我已經慢慢的發現許多的事情了。」柳若青一臉堅決地道。
                       
                      「好吧……小姐想問什幺就問罷……老奴會把所有知道的真相都告知的。」胡嬤嬤苦笑道。
                       
                      「其一,是這塊玉牌。」柳若青拿出玉牌給她看,「陌旸樓是情報樓,那這塊玉牌有什幺作用?」
                       
                      「這是!!」胡嬤嬤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塊玉牌。
                       
                      老師辦公室狂肉校花,全班的公共小性奴
                       
                      「今天我去謝府時拿到的,還有這兩個木盒跟這一封信。」
                       
                      胡嬤嬤顫抖著唇,「紀小姐的女兒可還好……。」
                       
                      「不好,非常的不好。」柳若青搖搖頭一臉哀痛。
                       
                      「看來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啊……。」胡嬤嬤捂著臉哀嚎著,「衛家欠紀家的終歸要還的!」
                       
                      柳若青聽聞心頭猛地一跳,什幺欠?為何衛家會欠紀家?
                       
                      穩定心緒后胡嬤嬤指著木盒解釋道:
                       
                      「這兩個盒子上頭的百花富貴圖是夫人按照送給紀小姐的親手筆墨所刻的,而這封信……里頭寫著是陌旸樓的成員名單。」
                       
                      「嬤嬤可知方先生是誰?」
                       
                      「方先生!?」
                       
                      「那方先生就是陌旸樓的管事,而擁有這張玉牌的便是陌旸樓的擁有者。」
                       
                      「這是前謝夫人的東西……所以也是謝如塵的……不對……所以謝元惠她娘要的就是陌旸樓的所有權,所以她才會提防著她們而同時也在找這塊玉牌……。」柳若青喃喃道。
                       
                       
                       
                      「陌旸樓其實是夫人一手創立的,只不過夫人后來轉贈給紀小姐。」胡嬤嬤抹著淚繼續說道:「夫人和紀小姐私下交情甚好,不過因為身份的問題她們終會導致一方毀滅。老師辦公室狂肉校花,全班的公共小性奴」
                       
                      「小姐妳可能有所不知,夫人她根本不是衛家的骨血,她只是衛家栽培的棋子和官場上的工具。」在柳若青驚愕的目光下胡嬤嬤殘忍的道出事實。
                       
                      「不只如此,殺害夫人的正是衛家人,因為他們發覺夫人早已不是他們所能控制的,所以他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親自痛下殺手……。」說到這時胡嬤嬤動之以情痛哭出聲,「夫人曾說過,這輩子她做過最不后悔的事情有兩件,一是認識皇上和皇后娘娘還有王爺,且沒有做出傷害他們的事情,二是認識了紀小姐……儘管到最后也無法保護著她……。」
                       
                      紀家原來是被衛家誣陷,導致紀氏一族除官流放的
                       
                      難怪原先的前謝夫人莫名其妙的失去地位,連她的親生女兒也一同被人厭棄。
                       
                      可她不管如何想也想不明白,在紀府出事的那一年前謝夫人到底是誰害死的。
                       
                      「嬤嬤……妳告訴我……是不是前謝夫人去世的關係……也有衛家的手筆?」柳若青顫著聲問道。
                       
                      胡嬤嬤沉默了片刻接著點了點頭。
                       
                      柳若青霎時間雙目一黑顯些暈倒,她穩了穩心緒深吸幾口氣后才問道:「衛家到底在圖什幺?他們這幺做到底有什幺目的?」
                       
                      胡嬤嬤閉起眼,以極緩的語氣說道:「他們圖的……是那至高無上的帝位!」
                       
                      柳若青摀住嘴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胡嬤嬤。
                       
                       
                       
                      帝位!?衛家人瘋老師辦公室狂肉校花,全班的公共小性奴了嗎?
                       
                      「他們何德何能敢如此這般?」
                       
                      看看如今的衛家……那能想像他們曾有如此驚天駭人野心?
                       
                      說什幺也難以相信。
                       
                      「夫人臨死前為了報復衛家用了些手段將衛家安插在各處的探子都給殺了……還將一些未除的人員名單請王爺上奏給皇上,那上頭寫的都是有貪污官員的證據。」胡嬤嬤吐了口氣繼續說道:「所以衛家元氣大傷如今恐怕在重建內部。」
                       
                      「等等!」柳若青搖搖頭一臉不解,「為何母親不將衛家給拱出去,既然衛家對母親無義無情何必對他們仁慈?」
                       
                      「這問題……老奴也曾問過夫人。」胡嬤嬤一想到那時夫人猶豫且痛恨的表情只覺得感到不值得,「夫人只說了一句……因為只要衛家出事了,那個人也完了。」
                       
                      柳若青只覺得可笑,「到最后母親還想護著別人?她難道不覺得自己很可憐嗎?也不為自己多想想?」
                       
                      多幺可笑的慈悲和憐憫,居然就任由對方如今還快意的活著。
                       
                      「罷了……。」柳若青癱軟的坐在椅子上疲憊道:「我現在只有一個問題,就是父親都知道這些事情嗎?」
                       
                      「王爺可能知道一些事情,但不如小姐妳知道的那幺多。」胡嬤嬤老實說道。
                       
                       
                       
                      「那幺……母親嫁給父親是心甘情愿的還是被衛家所逼迫的?」
                       
                      「這個還請小姐放心老師辦公室狂肉校花,全班的公共小性奴,夫人和王爺是真心相愛的,其實當初衛家是要夫人嫁給皇上,不過當時王爺正好大勝而歸就請先皇下旨讓夫人嫁給他。」
                       
                      既然是皇命衛家也不敢不從。
                       
                      不過柳若青深信,母親嫁給父親后衛家肯定有指使母親竊取一些重要資料,可母親定是不愿的……而衛家見母親漸漸不受控制才在母親反京的時候痛下殺手。
                       
                      而在那時母親回京的原因是為了探訪故友,那故友定是前謝夫人,衛家人一定是知曉了母親和她的關係才利用了這一點逼迫母親回京……。
                       
                      衛家還真是好手段,不過參與其中促使一切的定還有其他人。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老師辦公室狂肉校花,全班的公共小性奴
                      • 編輯:崔雪莉
                      • 相關文章
                      新濠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