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9rhnt"></sub><sub id="9rhnt"></sub><form id="9rhnt"><form id="9rhnt"><nobr id="9rhnt"></nobr></form></form>

                    <sub id="9rhnt"></sub>

                    <form id="9rhnt"></form>

                    <form id="9rhnt"><listing id="9rhnt"></listing></form>

                      您的位置首頁  產經信息  IT

                      低喘貫穿頂弄,抵著那一點重重研磨,老板抵在洗手臺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7-27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喬橋,要不要生個孩子?”宋祁言忽然問道。 “你不是不喜歡小孩子嗎?”喬橋有些意外。
                      u=3386014597,3747515189&fm=26&gp=0.jpg
                         “小孩是有點煩人。”宋祁言把臉埋在喬橋的肩窩上,牙齒蹭著她的鎖骨,“不過你會產奶啊,也就能忍受小孩了。”
                       
                         “……”喬橋哭笑不得,“所以還是不想要的意思吧。”
                       
                         “也不是,權衡一下利弊之后覺得可以接受。” “等你什麼時候不權衡了我就生。”
                       
                         “真麻煩。”
                       
                         宋祁言又把奶油涂到另一邊的小乳上,這次他改變了策略,像吃冰淇淋一樣一口一口緩慢地把奶油舔掉了,舌苔充分地接觸到每一寸胸口的皮膚,不放過一丁點奶油。
                       
                         喬橋脊椎骨都快被宋祁言舔軟了,偏偏男人的神態還很正經,好像喬橋不過是個背景板,他真的是來品嘗奶油和草莓的。
                       
                         “太奇怪了……”喬橋扭著身子告饒。
                       
                         “安靜。”宋祁言抬起食指輕輕壓著喬橋的下唇,“盤子不會說話。”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不是盤子啊!
                       
                       
                       
                         被過多堆砌的奶油不小心從胸口掉落,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喬橋兩腿之間。
                       
                         “唔。”宋祁言舔了下自己的手指,微微抬起眼瞼,“這里也弄髒了,怎麼辦?”
                       
                         他似笑非笑地看喬橋,喬橋羞得乾脆捂住臉,宋祁言慢條斯理地拉開了襯衣領口,順便將桌子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全掃到地上,然后一把將喬橋抱上了餐桌。
                       
                         冰涼的大理石桌面激得喬橋馬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然后又被更火熱的東西壓了下去。
                       
                         宋祁言在舔她兩腿之間的奶油。
                       
                         熾熱的氣息游走在低喘貫穿頂弄,抵著那一點重重研磨,老板抵在洗手臺最敏感的部位,雖然隔著一層裙子,但欲蓋彌彰向來比完全的裸露更引人遐想,忽遠忽近,忽冷忽熱的鼻息撩撥著每一根神經,也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這次的舔食比之前更長。
                       
                         喬橋裙子下面只穿了一條聊勝于無的三角內褲,結婚后她內衣內褲的采購權就被剝奪了,現在穿得這條已經是柜子里最保守的款式,即便這樣,還是輕薄得像蟬翼,忠實的把每一絲微風的變化都傳遞給主人。
                       
                         內褲……已經濕透了。
                       
                         喬橋情不自禁地絞著裙擺,宋祁言又每每都在最關鍵的時刻剎住,無論怎麼在外圍徘徊都不肯真正踏進敏感部位一步,這種要來不來的狀態最折磨人,喬橋都想自暴自棄地求宋祁言直接做吧!
                       
                         吃什麼奶油,誰都知道你根本不是在吃奶油好吧!
                       
                         兩人之間荷爾蒙亂飆,正是決定成敗的時刻,餐廳門忽然被人推開了。
                       
                       
                       
                         簡白悠只披著一件絲綢睡衣趿著拖鞋走進來,他的大半個肩膀露在外面,皮膚雪白,臉色紅潤,只是還睡眼惺忪,邊走邊打了個哈欠。
                       
                         宋祁言和喬橋的動作瞬間都頓住了。
                       
                         “誒?”簡白悠后知后覺地注意到了餐桌上的情況,他眼底染上笑意,懶洋洋地往門框上一靠,“喲,大清早這麼刺激麼?”
                       
                         話音未落,睡衣又順著肩膀滑落了一截。
                       
                         “什麼時候回來的?”
                       
                         “半夜?”簡白悠又打了個哈欠,“倒時差倒得頭疼。”
                       
                         “再睡會兒吧。”
                       
                         “等會兒。”簡白悠不緊不慢地溜達到兩人對面,“我要先蹭一個早安吻。”
                       
                         宋祁言挑眉。
                       
                         簡白悠單手托腮,對宋祁言揚起了一個堪稱純潔無暇的笑容。
                       
                         喬橋已經沒臉搭話了。
                       
                       
                       
                         她就知道!簡白悠這種粉切黑的家伙怎麼會放過她?自己裙子都褪到腰上了他來要早安吻,早安吻個大頭鬼啊!這是要早安吻的時候嗎!
                       
                         “喬橋。”簡白悠伸出蔥白的手指戳了戳她的肩頭,“你怎麼一直捂著臉。”
                       
                         “……我沒刷牙,等我刷完牙再去找你。”喬橋的聲音從指縫中傳出。
                       
                         “沒事,都結婚了怎麼會嫌棄你呢?”
                       
                         “……”喬橋腦子飛速運轉該怎麼把這個無比尬的場面混過去,忽然小腹一麻,驚悚地發現宋祁言居然繼續舔了?!
                       
                         裙子上的奶油只剩最后一點,小小的一朵堆在小花穴的正上方,遲遲不肯推進的某人終于紆尊降貴地舔了過去,舌尖掃過奶油,掃過布料,掃過布料下嬌嫩的陰蒂,微小的動作卻如同波紋一般從小腹擴散到全身,喬橋不受控制地在餐桌上彈了一下,酥麻得連小花穴都不由自主地吐出了一大包液體。
                       
                         “哇。”簡白悠笑吟吟道,“好精湛的技巧。”
                       
                         宋祁言掏出手帕輕輕擦了下嘴角,優雅地就像剛吃完一道值不菲的甜點。
                       
                         “繼續看麼?”男人將手指輕輕搭在腰帶上,“剩下的要收費了。”
                       
                         “我只蹭個吻。”簡白悠低頭,喬橋委屈巴巴地透過指縫偷看他。
                       
                         “手不放下來的話,我就親別的地方了。”
                       
                      低喘貫穿頂弄,抵著那一點重重研磨,老板抵在洗手臺
                       
                         喬橋立刻放下手。
                       
                         “乖。”簡白悠俯身,在她嘴唇上蜻蜓點水一般地碰了碰,“一會兒見。”
                       
                         喬橋心涼了半截。
                       
                         所有丈夫中簡白悠她最摸不透,其實兩個人到現在也沒多熟,簡白悠為什麼要娶她她自己也很迷,他甚至很少親喬橋,雖然一個丈夫的責任和義務也都做到了。
                       
                         勃起的陰莖猛地插入甬道深處,喬橋短促地叫了一聲,接著就被填滿帶來的滿足感淹沒了。
                       
                         “這種時候還能走神。”宋祁言抱起喬橋,害怕掉下去的危機感迫使她條件反射地緊緊摟住了男人的脖子,“要給你懲罰。”
                       
                         他托著喬橋的腰,一邊抽插一邊向廚房走去,性器隨著走路的頻率在穴口中進進出出,被濡濕的毛發成一縷一縷地貼在皮膚上,有的還濕濕嗒嗒的滴落體液。
                       
                         “啊……啊……老公,好顛……不要這樣……”
                       
                         男人的托舉的力度并不大,甚至維持著一個好像隨時要松手的程度,喬橋只能拚命夾緊雙腿不讓自己掉下去,但緊繃的身體帶動穴口一并收縮,宋祁言走了沒兩步就只好停下來深呼吸,否則過于強烈的快感可能真會讓他提前繳械投降。
                       
                         廚房比餐廳高了一點,需要上幾個臺階,平時無比簡單的動作這時候卻變得極為艱難,宋祁言剛上了一級,突然的顛簸就讓喬橋泣不成聲。
                       
                         “老公錯了……別、別走了……”
                       
                      低喘貫穿頂弄,抵著那一點重重研磨,老板抵在洗手臺
                       
                         看著喬橋紅通通的鼻頭,宋祁言忽然有點于心不忍,其實他今天沒打算做的,每次過節喬橋都得應付六個人,對于在床上一點點痛就哭天搶地的她來說今天多難熬宋祁言同樣清楚。
                       
                         但是當看到簡白悠親吻她的嘴唇時,久違的醋意仍然泛了上來,他還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吃醋了。 “算了。”宋祁言拍拍喬橋的背,“今天暫時放過你。”
                       
                         他沒再繼續往廚房走,而是把喬橋放在了餐椅上,然后以正對她的方式重新進入。
                       
                         喬橋雙腿大開,裙擺上沾滿了奶油、體液和灰塵,價格不菲的面料也皺成了一團,發繩更是早就不知道飛到哪兒去了。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緊緊扣住椅背,放松身體承受男人的撞擊。
                       
                         “喬橋……”瀕臨頂點的時候,宋祁言忽然緊緊把她摟在了懷里,喬橋爽得已經神智模糊,本能地推拒這樣的壓迫,但宋祁言堅持不肯放松,直到將精液完整且一滴不漏地射進甬道深處。
                       
                         “宋導……”喬橋迷迷糊糊地念了一句,歪頭睡過去了。
                       
                         “小喬,我們都結婚了。”
                       
                         懷里的人呼吸均勻,早就沒了意識。宋祁言摸了摸喬橋的頭髮,輕輕把臉貼在她的心口,只有這種時刻,他才有活著的感覺。
                       
                         “你要是我一個人的就好了。”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低喘貫穿頂弄,抵著那一點重重研磨,老板抵在洗手臺
                      • 編輯:崔雪莉
                      • 相關文章
                      新濠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