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9rhnt"></sub><sub id="9rhnt"></sub><form id="9rhnt"><form id="9rhnt"><nobr id="9rhnt"></nobr></form></form>

                    <sub id="9rhnt"></sub>

                    <form id="9rhnt"></form>

                    <form id="9rhnt"><listing id="9rhnt"></listing></form>

                      您的位置  投資理財  銀行

                      沃爾沃中國公開賽不為人知的故事:我的名字叫“總臺”

                      • 來源:互聯網
                      • |
                      • 2021-11-24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2005年,沃爾沃中國公開賽離開了連續舉辦六屆比賽的上海旭寶高爾夫俱樂部,開始到全國更多高爾夫球場舉行。這對賽事提出了新的挑戰,記分團隊首當其沖,不過回過頭來看,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龔綺連,中國香港人,業內都叫她“Elaine”。自2004年沃爾沃中國公開賽升級為歐巡賽以來,龔綺連一直是記分團隊的核心成員,迄今為止已服務賽事18年。她的主要工作是培訓和管理記分志愿者,教會他們如何報分,并對他們的工作進行監督。她常常戲謔地對志愿者們說如果記不住她的名字,就叫她“總臺”。

                      (龔綺連)

                      記分工作的基本流程是,每洞派出兩名志愿者在果嶺附近,每組球員完成一個洞,志愿者會搜集該組球員在此洞桿數,然后通過對講機報給總臺,也就是龔綺連這里。總臺對其進行記錄,然后更新現場的記分板,包括賽事的一個主記分板、場下六個領先榜和媒體中心的一個記分板。

                      像沃爾沃中國公開賽這樣的國際大賽,光記分就要動用上百名志愿者。而組委會之所以會投入如此多的人力和物力,主要是因為記分工作是一場賽事的靈魂。比賽一旦開始,所有人都會盯著即時比分,不僅僅是賽事運作、觀眾、直播團隊、媒體,甚至包括球員本身,因為他們有時候會根據比分的情況決定自己的策略。如僅差一桿晉級,球員或許會在最后兩個洞選擇積極進攻,爭取抓鳥。進入決賽日后九洞,如果手握5、6桿優勢,領先者或許改為保守策略,因為奪冠才是最重要的。

                      (2014年沃爾沃中國公開賽場下領先榜)

                      那么這份工作的難度在哪里,為什么賽事從上海去了深圳,龔綺連會覺得擔子陡然加重呢?

                      “2004年是我為沃爾沃中國公開賽服務的第一年,那個時候賽事在旭寶已經舉辦六年,志愿者固定是一批人,他們已經非常熟悉記分,因此我的工作十分輕松,”龔綺連說,“可是去到深圳,志愿者全部要重新招募,絕大多數都沒有從事過賽事報分工作,所以你必須從頭教起。”

                      (Elaine在培訓志愿者)

                      培訓的一大難度在于初期,全部要用英文報分,這與沃爾沃中國公開賽是一場國際性賽事有關。根據龔綺連的介紹,那個時候還沒有智能手機,裁判想要了解賽事的最新情況,需要將對講機調到報分頻道,從而決定賽事的一些安排。最簡單的,如果最后一天領先者打平了,那么需要安排延長賽,同時推遲頒獎儀式。而賽事總監、裁判長、裁判來自世界各地,都用英文進行交流,也要求報分頻道使用英文。

                      簡單的英文報分,具有英文基礎的志愿者學起來并不困難,更困難的是從球員那里收集比分。參賽球員來自世界各地,志愿者并不全部認識,甚至可能一個都不認識,再加上語言的不通,或者志愿者因害羞不敢詢問,常常出現同組球員三個搞混的情況。

                      (2020年沃爾沃中國公開賽記分志愿者)

                      “從用語言交流到手勢比劃,到后來讓球員、球童直接寫桿數,唯一的目的是希望得到正確的數據,”龔綺連說,“因此我們一個果嶺通常會分配兩名志愿者,一個志愿者去詢問,一個志愿者記錄,另外也要考慮吃飯、上洗手間,或者臨時有事的情況。他們的工作很辛苦,156人的比賽,通常早上7點便要開始,到晚上6點才能收工。”

                      龔綺連1991年在香港清水灣高爾夫球會擔任草坪總監肖恩?譚寶頓(Shane Templeton)的秘書入行,后來她和這位澳大利亞紳士結為夫妻。1997年兩人一起離開清水灣,龔綺連到香港高爾夫總會工作,開始密集地與業余賽事打交道。肖恩?譚寶頓則在粉嶺的香港哥爾夫球會擔任草坪總監,該球會一直舉辦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在比賽舉辦期間,龔綺連也會過去幫忙,包括2001年賽事得到歐巡賽聯合認證之后。

                      (志愿者在更新2017年沃爾沃中國公開賽主記分板)

                      在中國香港,龔綺連從事記分工作也相對輕松,因為志愿者通常都有豐富經驗,很多本身便是高爾夫愛好者,英文溝通也沒問題,記分的準確率很高。她理解在內地舉辦比賽的不易,首先高爾夫是一項小眾的運動,即使志愿者來自高爾夫專業的學校,也因為年齡小,剛剛接觸賽事,所以難免會出現錯誤。

                      “其實每一場比賽都留有遺憾,”龔綺連笑著說,“最開心的事情是全天沒有事故,平平安安結束,可以安安靜靜地入睡。”

                      說起最大的遺憾,她覺得在雁棲湖,志愿者沒有詢問球員比分,按照自己的理解,錯記成兩個一桿進洞,以及2019年在深圳正中高爾夫球會,從即時比分看匡洋不能晉級,而他實際晉級了。

                      “其實關鍵是責任感,我在培訓志愿者的時候經常會對孩子們說,不僅是這場比賽,以后你進入社會,責任感也是第一位的,是你們安身立命之本,”龔綺連說,“這么多年了,我們理解不是所有人都適合這個工作,也不能對孩子們苛求更多,因此我們每天下來都會總結,凡是記分錯誤率高的,會給他們適當調配工作,讓他們去不那么重要的崗位。”

                      當然優秀的志愿者也會得到獎勵。龔綺連的得力助手劉宏偉就是她2005年在志愿者中發掘出來的。劉宏偉自2006年開始服務沃爾沃中國公開賽,到今年也是第16個年頭了,本身也成長為可以獨當一面的記分專家。

                      (志愿者與2014年沃爾沃中國公開賽冠軍亞歷山大·列維合影)

                      的確,每一次換一個新場地,特別是去一座新的城市,志愿者的培訓與管理都是最為復雜的工作之一。不過反過來說,正是因為沃爾沃中國公開賽在全國各地輪流舉行,也為我國培養了一大批至少初步了解高爾夫球運動的志愿者,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也推動了整個行業的發展。

                      “我是中國香港人,嫁給了一個外國人,目前定居在內地,背景有些復雜,”龔綺連說,“在記分的過程中,不論大事還是小事,我們都力求完美。不為別的,只為了給中國人爭光。我很驕傲沃爾沃中國公開賽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做得這么好,而且持續了這么多年。我期待著今年比賽的到來。”

                      異人傲世錄 http://www.xinzhiliao.com/bj/anmo/16380.html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時不我待的意思
                      • 編輯:崔雪莉
                      • 相關文章
                      AG九游会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