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9rhnt"></sub><sub id="9rhnt"></sub><form id="9rhnt"><form id="9rhnt"><nobr id="9rhnt"></nobr></form></form>

                    <sub id="9rhnt"></sub>

                    <form id="9rhnt"></form>

                    <form id="9rhnt"><listing id="9rhnt"></listing></form>

                      您的位置首頁  股市資訊  全球

                      徐渭:在“形神關系”的思想與實踐中,較陳淳走得更遠!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5-21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水墨大寫意花卉的出現,是中國古代花鳥畫史的一大轉折,其代表人物便是明代的徐渭(1521—1593)。在沈周、陳淳所開創的文人寫意花鳥的基礎上,徐渭以縱逸之筆,把脫略形似的文人寫意理想推到了邏輯的極致。他開創的繪畫理念與樣式,啟發并影響了后世的諸多大家,如八大山人、石濤、“揚州八怪”、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等,在中國繪畫史上,留下了深遠的影響。

                      timg?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90233535960&di=9721b55976bf99719095578c617352c4&imgtype=0&src=http%3A%2F%2F01.imgmini.eastday.com%2Fmobile%2F20180703%2F34e26ac6667acec61bdd96889e5f9e27_wmk.jpeg

                       

                      徐渭(1521-1593年),紹興府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初字文清,后改字文長,號青藤老人、青藤道士、天池生、天池山人、田丹水、田水月等,明代著名文學家、書畫家、戲曲家、軍事家。徐渭多才多藝,在詩文、戲劇、書畫等各方面都獨樹一幟,著有《南詞敘錄》《四聲猿》《歌代嘯》等等。吳昌碩稱徐渭“不可一世”;鄭板橋甘愿做“青藤門下牛馬”;畫家齊白石“恨不生三百年前”為青藤“磨墨理紙”。

                       

                      徐渭 十六花姨圖 費城藝術博物館

                      在明代的重要畫家中,徐渭不獨身世悲慘,才能亦多面。除文人擅長的詩文外,他又長于書法、繪畫、雜劇、古琴、劍術、射箭與騎術等。據他自己的評價,其所擅的諸項中,書法第一,詩第二,文第三,畫居末。

                      這或是古代以畫為余事的偏見之體現。后代的批評家,則多不認可他自定的次序。自清代以來,世人多稱他畫第一,書第二,詩文則平平。其文學創作中,唯有雜劇可與其繪畫頡頏。今人的評價,大體也如是,并認爲徐渭繪畫的成就,實為明代繪畫的一個高峰。

                       

                      徐渭 雪竹圖 故宮博物院藏

                      徐渭大寫意風格的發生,雖頗受逸格或野逸-異端風格的影響,但作為一種繪畫類型,則是在陳淳(1484—1543)所開拓的大寫意基礎上建立的。陳淳的花卉創作,則是對沈周傳統的發揚與光大。唯較之沈周之克制,陳淳落墨尤飛動而縱逸,時人以“奇縱”稱之。也就是説,陳淳雖為吳門畫家之一員,風格卻與浙派之逸格有相近的地方。

                       

                      徐渭 黃甲圖 故宮博物院

                      徐渭對陳淳大寫意花卉的繼承,便與他對浙派野逸風格的偏好一樣,乃出于相同的藝術傾向。其中最重要的發展,是寫意花卉的草書化。雖然沈周以來,花卉創作便融入了“寫”的意味,但只有到了陳淳,寫意花卉方達到了“以點線提按以及牽絲使轉的節律來抒寫內心的高度”。徐渭則在陳淳的基礎上,又將花卉的草書化推到了極致,亦即翁方綱驚嘆的“世間無物非草書”。

                       

                      徐渭 水墨葡萄圖 故宮博物院藏

                      在徐渭筆下,所有的花卉物象,皆被轉化為草書的點畫使轉。由于脫離了“形似”之束縛,故其筆墨較陳淳獲得了更大的自由,整個繪畫的過程亦宛如狂草的書寫過程。作為其結果,徐渭的畫面,便往往呈現為一種由點、線、面所構成的抽象風格。徐渭墨法的特點,最顯著地體現于他對荷葉、芭蕉、坡石等塊面較大的物象之處理。在這些地方,他往往使用酣暢淋漓的大潑墨技法,乾、濕、濃、淡、焦并用,墨中有筆,筆中有墨,在墨色富于層次與變化的同時,也產生了他評價其同鄉畫家陳鶴時所説的“滃然而云,瑩然而雨,泫泫然而露”的淋漓效果。

                       

                      徐渭 牡丹圖 故宮博物院

                      總之,徐渭的題材與風格,雖筑基于沉周以來并尤以陳淳為代表的花卉傳統,但在此基礎上,他又有獨屬于自己的創造性發展。這便使他在古來關于“形神關系”的思想與實踐中,較陳淳走得更遠。據史料記載,徐渭常喜歡于醉狂中作畫。雖然這與凡·高的創作狀態有表面的類似,但徐渭風格所體現的,不僅是其心靈的痛苦或所受的煎熬,更是一種對其所受苦難與壓抑的宣泄。在這個意義上,創作之于徐渭乃是治療性的,而非病狀性的。徐渭在繪畫史上的地位,是經歷了緩慢建構的。徐渭生前至明末,名聲似“不出越”地。

                       

                      徐渭 四季花卉圖 故宮博物院

                      徐渭畫名的確立,是從清初開始的。隨著其繪畫作品的遞藏與傳播,徐渭始得清代鑒藏家之關注,其繪畫成就,也逐步被拔擢于詩文、書法之上。吳昌碩、黃賓虹、齊白石都對徐渭筆墨極爲推崇。吳昌碩曾云:“青藤畫奇古放逸, 不可一世,似其為人。想下筆時,天地為之低昂,虯龍失其夭矯,大似張旭、懷素草書得意時也。”

                       

                      徐渭 墨梅芭蕉圖 君匋藝術館

                      黃賓虹在一花卉冊頁中,以色彩仿徐渭墨法,并題曰 :“天池山人墨法淋漓變幻,余以彩色爲之,亦覺神似。”齊白石則有詩稱 :“青藤雪個遠凡胎,老缶衰年別有才。我欲九原爲走狗,三家門下轉輪來。”齊白石繪畫研究與師法的對象,是徐渭及受徐渭影響的八大山人、吳昌碩等,他甚至想象隨諸家學畫的景象:青藤、雪個、大滌子之畫,能橫涂縱抹,余心極服之,恨不能生前三百年,或爲諸君磨墨理紙,諸君不納,余于門之外餓而不去,亦快事也。余想來之視今,猶今之視昔,恨我不能知也。

                       

                      徐渭 竹枝水仙圖 吉林省博物館

                      齊白石列舉的青藤、雪個、大滌子、老缶不僅是他心儀的師法對象,亦是對明清繪畫史中一條重要線索的整理:水墨大寫意的繪畫由徐渭開其端,八大山人、石濤、吳昌碩繼往開來,齊白石緊隨其后,形成了一個重要的畫史脈絡。

                       

                      徐渭 竹菊圖 遼寧省博物館

                      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開始,對徐渭繪畫的關注迎來了一次熱潮,通過普及性的著作、展覽及媒體宣傳,大衆對徐渭繪畫表現出極大的熱忱。

                       

                      徐渭 三清圖 南京博物院藏

                       

                      徐渭 墨筆花卉冊 八開之一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AG九游会导航